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云顶娱乐app下载 > 最新资讯 > 都是你 拥抱过我 没有空隙 让我呼吸,一面什么

都是你 拥抱过我 没有空隙 让我呼吸,一面什么

发布时间:2019-09-27 16:48编辑:最新资讯浏览(176)

    此时桌上的SONY收音机里传来王菲的天籁之音:
    分裂 分裂 一面笑的天真无邪 一面看破一切
    分裂 分裂 一面爱的精疲力竭 一面什么都不屑
    都是我 拥抱过你 一点一滴 留在手里
    都是你 拥抱过我 没有空隙 让我呼吸
    分裂 分裂 一面坚强面对一切 一面需要撒野
    分裂 分裂 守著一个人的世界 留著两个人的血
    都是那 拥抱的祸 一半热 一半冷
    都是那 拥抱的祸 一半天 一半地
    思念的细胞不断分裂开去...分裂 分裂...
    都是那 拥抱的祸 一点我 一点你
    思念的细胞不断分裂开去...分裂 分裂...
    都是那 拥抱的祸 一点男 一点女
    都是那 拥抱的祸 一面红 一面绿
    都是那 拥抱的祸 若无其事 呼天抢地
    思念的细胞不断分裂开去...分裂 分裂...
    都是那 拥抱的祸 惊天动地 平平无奇
    思念的细胞不断分裂开去...分裂 分裂...
    一双眼睛看著你一脸轻切 张开了双眼却看到一脸轻蔑
    灵魂随你飞到另一个世界 身体却像是断了翅膀的蝴蝶
    看著你我会变得目空一切 看不到你的时候 面对自己却有一点点胆怯
    各自的思绪守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坚持,也许我们都在想到底谁是属于自己的天下无双。

    『分裂』王菲

    我十三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十三岁,上初一。认识了可儿,认识了红色。还有姐。
    那个时候多简单,每天上课、放学,有暗恋的人,也被喜欢。背课文、传纸条、写信、记单词,难解的证明题总是有人会做,复杂的受力分析让我陷在重力泥潭中。
    有那个时候觉得奇怪的人,有晚上去我家坐上半个小时看我写作业却不说话的人,有体育课教我周杰伦歌的人,有周末一个人去音像店买磁带然后就爱上孙燕姿和王菲的时光,有晚上回家妈妈加餐的煎鸡蛋,有大冬天叫我起床的一中起床歌,有快要迟到就会坐的麻木,有做完阑尾炎手术相约来看我的小伙伴,有一起抱头痛哭的亲爱的。
    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三年认识的人,会影响人一辈子呢。

      午后,狄君璞坐在书房中,望著窗外那耀眼的阳光,和枝头那苍翠的绿,心中充塞著几千万种难言的情绪。心虹马上要来了,他不知道自己将对她说些什么,经过一上午的奔波,汇合了各种的资料,所有的线索,都指出了一条明确的路线;云飞是个坏蛋,而心虹在盛怒之下,将他推落了悬崖!事后,却在这一刺激下生病,丧失了记忆!这是综合了事实,再加上理智的分析后,所得到的答案。但是,以情感和直觉来论,狄君璞却不愿承认这事实,他实在无法相信,以心虹的柔弱和善良,即使是在暴怒的状况之下,她似乎也无法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这种“泄愤”的行为未免太可怕了,这关系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呵!不管云飞怎样罪该万死,心虹却不能假天行道!他深思著,不能遏止自己痛苦、懊恼,而若有所失的情绪。自从他第一眼看到心虹,他就觉得她惊怯纯洁雅致得像个小白兔,至今,他对她的印象未变,这小白兔竟杀过一个人,这可能吗?不,他对自己猛烈的摇头。不,那只是一个意外!一个绝对的意外!他深信这个,比所有的人都深信,因为别人或者不像他这样了解心虹!那个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小女孩!那个经常要把自己藏在阁楼里的小女孩!那个对著星河做梦的小女孩!不不,她做不出这件事情来!他重重的摔了一下头,对这件事作了最后的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意外!
      这结论作过之后,他却忽然间轻松了下来,好像什么无形的重担已经交卸了。同时,他也听到小蕾在广场上踢毽子的声音,一面赐著,她在一面计数似的唱著歌:
      “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三个娃娃踢毽子,三个毽子与天齐。踢呀踢呀不住踢,三个毽子不见了!两个飞到房顶上,一个进了泥潭里!”
      他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怎样的儿歌,不知是谁教她的,想必是心霞顺口胡诌的玩意儿。他站起身来,走到广场上,小蕾正赐得有劲,老姑妈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阳光下,笑吟吟的看著,手里仍然在编织著她那些永远织不完的毛衣。
      山坡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定睛看著,白毛衣,白长裤,披著那件她常披的黑丝绒披风,长发在脑后飘拂。修长,飘逸,雅致,纯洁,在阳光下,她像颗闪亮的星星,一颗从星河里坠落到凡尘里来的星星。她走近了,小蕾欢呼著:
      “梁姐姐,我会背你教我的儿歌了!”
      是她教的?他竟不知她何时教的?
      她站定了,气色很好,面颊被阳光染红了,额上有著细小的汗珠。这天气,经过一连两天的阳光普照,气温就骤然上升了,尤其在午后,那温热的阳光像一盆大大的炉火,把一切都烤得暖洋洋的。心虹对老姑妈和狄君璞分别点点头,就揽著小蕾,蹲下来,仔细而关怀的审视她,一面说:
      “让我看看,小蕾,这几天生病有没有病瘦了。”站起身来,她微笑的拂了拂小蕾的头发。“总算还好,看不出瘦来,就是眼睛更大了。”望著狄君璞,她又说:“我知道一个偏方可以治气喘,用刚开的昙花炖冰糖。然后喝那个汤,清清甜甜的,也不难喝。”“是吗?”狄君璞问。“可是,那儿去找刚开的昙花呢?”
      “霜园种了很多昙花,你们准备一点冰糖,等花一开我就摘下来给你们送来,马上炖了喝下去。不过,今年花不会开了,总要等到明年。”“昙花是很美的东西,可惜只能一现。”狄君璞颇有所感的说。“所有美丽的东西,都只能一现。”心虹说。
      狄君璞不自禁的看了她一眼。还没说什么,小蕾已绕在心虹膝下,要心虹教她再唱一支儿歌,心虹捉住了她的小手,把她带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来,真的挽著她唱起歌来。她的歌喉细腻温柔,唱得圆润动听,却不是什么童谣,而是那支有名的世界名曲:“井旁边大门前面,
      有一棵菩提树,我曾在树荫底下,做过甜梦无数……”
      狄君璞倚在门框上,望著她们,心虹的头倚著小蕾那小小的,黑发的头,她的手握著小蕾的手,她的歌声伴著小蕾的歌声,她的白衣服映著小蕾的红衣服。金色的阳光包裹著她们,在她们的头发上和眼睛里闪亮。她们背后,是一棵大大的枫树,枫叶如火般灿烂的燃烧著。这是一幅画,一幅太美的画。但是,不知为什么,这画面却使狄君璞心头涌上一股酸涩而凄楚的感觉——这该是个家庭图呵!如果那不是心虹,而是美茹,他心中像插进了一把刀,骤然的一痛。他看不下去了,掉转身子,他急急的走进了书房里。
      在椅子中坐下来,他喝了一口茶,沉进一份茫然的冥想中。窗外的歌声仍然清晰传来,带著那股说不出的苍凉韵味。他有好长的一刻,脑子里是一片空漠,没有任何思想,只依稀觉得,“人”是一个奇怪而复杂的动物,只有“人”,才能制造奇怪而复杂的故事。他不知坐了多久,窗外的歌声停了。半晌,房门一响,心虹推开门走了进来。“怎么?你为什么躲在这儿?”她问,阖上门走了过来。
      他落寞的笑笑。“小蕾呢?”他问。“姑妈带她去镇上买绣花线。”
      狄君璞没有再说话,心虹却一直走到书桌前来,立即,她把一张发著光的脸庞凑近了他,一对闪亮的、充满希冀的眸子直射著他,她迫切的说:
      “快!告诉我吧!你找到了我那个遗失的世界了吗?快!告诉我!”狄君璞的心脏紧缩了一下,面对著这张兴奋的、焕发的、急切的脸庞,他怎样说呢?那遗失的世界里没有璀璨的宝石,没有艳丽的花朵,所有的只是惊涛骇浪,和鬼影幢幢!他如何将这样一个世界,捧到这张年轻的、渴望的面孔之前来呵?
      他的沉默使她惊悸了,笑容立即从她唇边隐去,她脸上的红霞褪色了,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光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惶、恐惧、畏缩,和怀疑。
      “怎样?怎样?”她焦灼的说:“你找到了一些什么?告诉我!请你告诉我,不管是好的或是坏的!”
      他推了一张椅子到她面前。
      “坐下来!”他几乎是命令的说。沉吟的,深思的看著她,多么单纯而信任的一张脸!她到底能承受多少?
      她坐了下来,更加急切和不安了。
      “到底是怎样的?你都知道了,是吗?”
      “不,”他深沉的说:“我只知道一部分。”
      “那么,把这一部分告诉我吧!请你告诉我!不要再犹豫了!不要再折磨我!”她的话深深的打动了他。
      “心虹,你真的想知道吗?”他蹙著眉问。
      “你明知道的!你明知道的!”她嚷著。“你答应了帮助我的!你不能后悔!你一定要告诉我,求你!”“那并不是美丽的,心虹。”
      她的脸色惨白了。嘴唇微颤著。
      “不管是多么丑恶,我一定要知道!”她坚决的说。
      他再沉吟了几秒钟,然后,他下定了决心,心虹那种迫切哀恳和固执折服了他。他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大声的说:
      “好吧!那么,你跟我来!”
      她惊愕的看著他,不明所以的跟在他身后,走出了书房。狄君璞开始向阁楼上爬去,他仍然抱著一种希望,就是心虹会自己回忆起一切,而不用他来告诉她。那么,这阁楼是个最好的、唤起记忆的所在。他没有变动阁楼上任何的东西,只是曾经把里面清扫过一次,拭净了那一年多来厚积著的灰尘。
      到了阁楼上面,他把心虹拉了上来,心虹惊愕而不解的站在那儿,并不打量四周,只是呆呆的看著狄君璞,困惑的说:“为什么你要在阁楼里告诉我?书房不是很好吗?”
      “四面看看,心虹,你对这阁楼还有印象吗?”
      心虹向四面张望著,狄君璞仔细的注视著她,研究著她面部的变化。心虹的目光立即被那张书桌和摇椅所吸引了。她发出一声兴奋的轻喊,就对那张摇椅直冲了过去,坐在椅子中,她摇动了起来,高兴的说:
      “这是我的摇椅,我的宝座。”抬起头来,她注视著屋顶上那透明的天窗。狄君璞这时才发现,这摇椅的位置是正对这天窗的,现在,阳光正从那天窗里斜射进来,成为一条闪亮的光,心虹就沐浴在这条阳光里。她的眼睛被阳光照射得睁不开来,虚眯著眼睛,她像沉浸在一个梦里一般,说:“晚上,坐在这摇椅里,正可以从天窗看到外面天空中的满天星斗,那些星闪亮著,一颗颗亮晶晶的,像是什么小天使的眼睛,悄悄的注视著我。星星多的时候,就会有那条星河,我总是幻想著,我会摇一条小船,在那星河中荡漾,河水是由无数的星星组成的,每颗星星中有一个梦,我一面摇船,一面捞著那些星星,捞了一船的星星,堆在那儿,对著我闪烁。”
      她述说得好美好美,她脸上的表情温柔如梦,狄君璞几乎为之神往。她低下头来,看著狄君璞,眼睛里有著梦似的光辉。“我很傻,是不?”“不。”狄君璞说:“但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她有些困惑。“小时候吧!不不,小时候这摇椅在爸的书房里,我们搬家以后才搬上来的。那么,是前几年吧,我喜欢到这空的农庄里来。”
      “晚上吗?一个人在这空的农庄阁楼上看星星?你不怕吗?”“啊,我……我不知道,我……我想……”她嗫嚅著,轻蹙著眉梢,她在费力的思索。“我想,或者,或者是心霞陪我来,我不记得了。啊,这书桌……”她跳起来,走到书桌背后,坐进那椅子中,她立刻看到了桌上那颗雕刻著的心形。她扑过去,用手摩挲著那颗心,审视著那心中写的字迹,她的嘴唇发白了。抬起眼睛来,她看著狄君璞,惶恐的说:“这是我的字,但是,我不记得,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写这些?这是谁刻的,我吗?”他紧紧的望著她。“应该由你来告诉我,”他说:“是你吗?”
      她重新瞪视著那颗心,一种惊恐的、惶惑的表情浮上了她的脸,她的眼睛直瞪瞪的。她的意识正沉浸在一个记忆的深井中,在那黑暗的井水中探索,探索,再探索!然后,她猛的一惊,迅速的拉开了那书桌的抽屉,她发现了那些纸团,那些揉绉的、撕裂的纸张。她开始一张一张的打开来看,一张一张的研究著,她找著了那张写满名字的纸,她喃喃的念著:“卢云飞、卢云扬、江梨、魏如珍、萧雅棠……天哪,我只知道一个江梨,她是心霞的同学,在霜园住过,后来去美国了。但是,其他的是些什么人呢?卢云飞,卢云飞,卢云飞……”她费力的、挣扎的思想著,她的嘴唇更白了,脸上毫无血色。她开始颤抖,眼睛恐怖的瞪著那张纸,她的意识在那深邃的井中回荡,旋转。逐渐的,逐渐的,逐渐的……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中复活。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蠢动著复活……她惊悸著跳起来,喘息的,受惊的瞪视著狄君璞。
      “不许昏倒!”狄君璞命令的说,语气是坚定的,有力的。“你没有任何昏倒的理由!你身体上没有病!现在,告诉我,你想起了什么。”她的眼睛张得好大好大,里面盛载著一个令人惊惧的、遗忘的世界。她嗫嚅的、结舌的呢喃著:
      “那是……是叫卢云飞吗?”她可怜兮兮的,没有把握的问。“那……那男人!是……是有一个男人,是吗?他……他叫卢云飞,是……是吗?”
      “看下面一个抽屉!”他命令著。
      她惊惧的拉开了,那里面是一叠小说;巴黎圣母院,七重天,战地钟声,嘉丽妹妹……她的眼光射向旁边的摇椅。
      “是了!”她骤然说:“我总是拿一本小说,坐在那摇椅上看,一面等著他!等著他!等著他!常常一等好几小时!有时等得天都黑了,我就……就……”她抬头看那天窗:“是了,我就看著那条星河做梦!”
      “他是谁?”他用力的问。
      “云飞!”这次,答复是迅速而干脆的。
      “说下去!”他再命令。
      她惊惶了。因为吐出那个名字而惊惶了。她的眼睛瞪得更大,脸色更白。她面上的表情几乎是恐怖的,望著他,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椅子的深处退缩,好像他就是使她恐惧的原因。她的头震颤的、急促的摇动著。
      “不不不,”她一叠连声的说:“不不不!我不知道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不知道!我怕,我怕……”
      “怕什么?”他追问。“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想!用你的思想去想!”他低沉的、有力的说:“你如果真要知道谜底,不要退缩,不要怕!想!努力的想!你想起什么了吗?是的,那人名叫云飞,怎样?还有些什么,你告诉我!”“不,”她逃避的把头转开,眼底的恐惧在加深:“不!我想不出来!想不出来!”她猛烈的摇头。
      “那么,这个能帮助你记忆吗?”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本小册子,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
      她瞪视著那本册子,畏怯的看著那封面上的玫瑰花,惊惶的低语:“这是我的。你……你在那儿拿到的?”
      “就在这书桌的抽屉里。现在,打开来,看下去!”
      她怯怯的伸出手来,好像这是什么会爆炸的机关,一翻开就会把整个阁楼都炸成粉碎似的。迟迟疑疑的,她终于翻开了那小册子。一行一行,一段一段,一页一页,她开始看了下去,而且,即刻就看得出神了。随著那一页页的字迹,她的面色也越来越白,眼神越来越凄惶,那记忆之匙在转动,又转动,再转动……那笨重的、生锈的铁门在沉重的打开,一毫,一厘,一分,一寸……她终于看完了那本小册子,她的眼睛慢慢的抬了起来,望著那站在对面的狄君璞。她的大眼睛是蒙蒙然的,一层泪浪逐渐的漫延开来,迅速的淹没了那眼珠,像雨夜芭蕉树叶上的雨滴,一滴滴的沿著面颊滚落,纷纷乱乱的跌碎在那书桌上的小册子上面。她微张著嘴,低低的在说著什么,他几乎辨不清楚她的语音,好一会儿,他才听出来她是在背诵著什么东西:
      “……于是,他在岩石上磨著、碾著、揉著,终于弄碎了他自己。但是,一阵海浪涌上来,把他们一起卷进了茫茫的大海,那磨碎了的沙被海浪冲散到四面八方,再也聚不拢来……”原来她背诵的竟是两粒细沙里的句子!背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她弯下了腰,匍伏在桌上,把面颊埋在臂弯中,哭泣得抬不起头来。她还想没什么,但是没有一个句子能够成声,只是在喉咙中干噎。狄君璞扑了过去,捉住了她的手臂,让她面对自己,他摇撼著她,焦灼的喊著:
      “心虹!心虹!抬起头来,看著我!心虹!”
      她泣不可仰,头仍然垂著,泪珠迸流。她哭得那样厉害,以至于浑身痉挛了起来,她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和那痉挛徒劳的挣扎著。狄君璞大惊失色,又急又痛,他迅速的把她拥进了怀中,用自己的胳膊紧抱著她,想遏止她的哭泣和痉挛。他把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拍抚著她抽动著的背脊,用各种声音呼唤她的名字,一面痛切的自责著:
      “心虹!心虹!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看这本小册子,我不该逼你回忆!哦,心虹!心虹!你不要哭吧!求你不要哭,请你不要哭吧!哦,心虹!心虹!我怎么这样傻,这样笨,这样愚蠢!我干嘛要让你再被磨碎一次?呵,心虹!请不要哭吧!请你!”他把她的头扳起来,使她的脸正对著他。她闭著眼睛,湿润的睫毛抖动著,面颊上泪痕狼藉,新的泪珠仍然不断的从眼角涌出,迅速的奔流到耳边去。她的嘴微张著,吐出无数的抽噎,无数的呜咽,她的痉挛和哭泣都无法停止。他掏出手帕,徒劳的想拭干她的泪痕,他拥抱她,徒劳的想弄温暖那冰冷的身子。他继续恳求著:
      “别哭吧!心虹,那些事都早已过去了,它再也伤害不到你了,别哭吧!别哭吧!求你,别哭吧!”
      她仍然在哭,不停不休的哭,他望著她,眼看著那张苍白的脸被泪痕浸透,眼看著那痛苦在撕裂她,碾碎她,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眼看那瘦弱的身子抖动得像寒风中枝上的嫩叶……他焦灼痛楚得无以自处。然后,忽然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他竟俯下头来,一下子吻住了那抖动颤栗著的嘴唇,遏止了那啜泣抽动的声音。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慢慢的移开了自己的唇,抬起头来,注视著她。她的睫毛扬起了,一对浸在水雾里的眸子,好惊愕,好诧异,又好清亮,好晶莹的望著他。那颤抖、痉挛、和哭泣都像奇迹般的消失了。她只是那样看著他,那样不信任的,恍惚如梦的看著他。天窗外,已近黄昏的光线柔和的射了进来,把她的脸笼罩在一片温柔的落日余晖之中。
      “嗨,心虹。”他试著说话,喉咙是紧逼而痛楚的,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这一个意外的举动,使他自己都受惊不小。“你好些了吗?”他柔声的问,想对她微笑,却笑不出来。她仍然惊愕而不信任的看著他,一瞬也不瞬。半晌,她抬起手来,用那纤长的手指,轻轻的、轻轻的碰触他的嘴唇,低声的说:“你吻了我。”“是的。”他轻声说。她的身子软软的倚在他的怀中,她的眼光也软软的望著他,然后,她低低叹息,慢慢的阖上了眼睛。
      “我好累,好疲倦,”她叹息著说:“我现在想睡了。想好好的睡一下。”“你可以好好的睡一下。”他说,抱起她来,把她抱下了楼梯,抱进了书房里,他把她放在躺椅上,拿了自己的棉被,轻轻的盖住了她。她阖上眼睛,真的睡了。

    很多时候,爱一个人爱的太深,那个人会醉,恨的太久,他的心会碎,但是最痛苦的,莫过于等待。我不知道她等了我多久,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突然间我不知道从何开口,我也不知道怎样讲第一句话,告诉她,我真的很开心。 ——《天下无双》
    原来尘世间有很多烦恼是很难解决的,有些事只要你肯反过来看,你就会有另外一种观点,我终于明白镜花水月是什么意思,其实,情之所至,应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是男的谁是女的那有什么关系呢?两个人在一起高兴不就行了? ——《天下无双》
    在这个世界上谁是谁的天下无双?而又有谁能是谁的天下无双……

    分裂 分裂

    就像七月与安生,不小心认识了,不留神就是彼此的唯一了。你是我的影子,我是你的面具。仰慕比暗恋还辛苦,你是我的坟墓。

    一面笑得天真无邪

    我27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27岁,在香港,在一家无聊至极的公司上班。过着我自己都快瞧不起自己的生活。维港的夜景与我无关,可我也不羡慕中环加班到深夜的白领。我不要想松子一样写下“生而为人,对不起”,哪怕孤独终老,也要做个有钱的老女人。

    一面看破一切

    小时候从来没想过会到香港读书,可是一转眼已经在这里读书一年工作三年了。
    姐结婚了,也快要生宝宝了。可儿的好朋友也结婚了。红色可能也离结婚不远了。
    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呢,我也说不上来。我按部就班的上学、考试、毕业、找工作。我错过人、也被别人错过。有的是抱憾终身,有的是一场误会。有的让我觉得恶心又好笑,有的让我觉得无奈又可惜。有认识新的朋友,有只见过一次的难得际遇。

    分裂 分裂

    我一直都知道,要陪你走一段。可是,没想到这一段走的这么快。

    一面爱得精疲力竭

    想自由吗,想呀。现在终于可以慢慢攒点钱,慢慢去想去的地方,开启舌尖上的旅行。可是我能放下所有去找自由的生活吗。我不会,我没那么勇敢,我瞻前顾后,我不怪别人。我只能以我能接受的速度,慢慢改变。

    一面什么都不屑

    七月和安生,其实一直都没变。一个想要家,一个像要自由。只是想要家的没有家,想要自由的不敢自由。可是后来,不是都变了吗。
    恨过又怎么样,只有你知道我的样子,甚至已经分不出彼此。
    正好这本书也是初中看的,但是已经不记得写的什么了。看电影的时候不住的哭。

    都是我拥抱过你

    那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一点一滴留在手里

    云顶娱乐app下载,摘自《分裂》歌词
    一面笑得天真无邪
    一面看破一切搜索

    都是你拥抱过我

    一面坚强面对一切
    一面需要撒野

    没有空隙让我呼吸

    都是那 拥抱的祸
    若无其事 呼天抢地
    都是那 拥抱的祸
    惊天动地 平平无奇

    分裂 分裂

    看著你我会变得目空一切
    看不到你的时候
    面对自己却有一点点胆怯

    一面坚强面对一切

    有时坚强面对一切
    有时需要撒野

    一面需要撒野

    一面笑的天真无邪
    一面看破一切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下载发布于最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都是你 拥抱过我 没有空隙 让我呼吸,一面什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